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降鬼才 > 第2188章 劝降
    凯恩说到这里的时候,爱德华脸色发青,仿佛意识到某些更深层的问题……

    如果没有人通风报信,给予阿拉特贼团确凿的位置,他们是怎么知道谢丽尔公国边境村竞技场的具体位置?

    再则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阿拉特贼团,只有五十来人,这群人显然只是分支小队,并非阿拉特贼团的主力。

    换而言之,阿拉特贼团的人马,该不会已经开始袭击谢丽尔公国的边境村,他们派出一支队伍到竞技场,只是为了杀人灭口,以防有人逃跑,去向谢丽尔公国的领主通风报信。

    只要谢丽尔公国的领主蒙在鼓里,阿拉特贼团即可在边境地区为所欲为,走遍村镇不断掠夺。

    诚然,爱德华如此想,仅仅是相对较好的情况,最糟糕的是……

    与谢丽尔公国签订了和平协议的邻国,与阿拉特贼团串谋。眼下匪夷所思的贼寇入侵,不过是大格局里面的一个小环节。

    不然,阿拉特贼团是怎么悄无声色,跃过邻国城镇,抵达谢丽尔公国的边境?

    “你是这里的老大吗?”

    爱德华思考着阿拉特贼团究竟是怎么样瞒天过海,混进谢丽尔公国时,贼团的领队便注视着他问道。

    阿拉特贼团大概早就看出爱德华便是竞技场的教练,毕竟在竞技场训练的人,多是年轻的少年少女,只有爱德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

    因此,阿拉特贼团出现前,便有人藏在暗处朝他射了一箭,试图擒贼先擒王。

    只要爱德华暴毙,竞技场的年轻人便群龙无首,没有实战经验的他们,自会乱成一团糟,任由贼团宰割。

    “没错,我是他们的教官,你们阿拉特兵团来我们这里究竟想干什么!”爱德华绷紧了身体的每一根毛细血管,全神贯注的警惕着对方。

    爱德华心很虚,亦或者,他没有自信带领安迪等人击退眼前的歹徒。

    尽管歹徒只有五十多人,己方则有两百余人,足足是对方的四倍。

    可除去年幼的小孩,以及不能算是战力的女子,能够与歹徒战斗的人,估计不到百人。

    更何况,对方显然是经验老到的贼伙,己方则是没有实战经验的新人,真要打起来……

    爱德华几乎可以断定,安迪一行人会被秒杀。

    不是说凯恩、西索、安迪等小伙子实力弱,而是他们缺乏实战经验,缺乏临场的危机判断力。

    爱德华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上战场,与真正的敌人交战时的情况,那生死一线的刹那,至今还历历在目。

    爱德华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上战场与敌人交战的状况。当时他面临的局势,要比此刻安迪等人面临的局势,好上一万倍。

    那是一场必胜的战局,敌方已经溃败逃跑,因此军团长让他们一众新兵上阵杀敌,让新人练练手,增添实战经验。

    由于敌人已是久战力疲的败军之将,爱德华即便初临战场,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结果却还是有惊无险的将敌人

    打倒。

    然而,当敌人向他求饶,哭诉自己有家人,希望他放过他时,爱德华却为之一愣,他于心不忍,没法下死手杀敌。

    令爱德华料想不到的是,就在他愣住的这一瞬间,敌人反手一剑,狠狠地刺向他心头。

    不幸中的万幸,军团的老兵早已看透一切,在关键时刻救下他,并告诉他在战场上,犹豫就会败北,千万不要对敌人心慈手软。

    安迪等人第一次与活人厮杀,他们能否摒弃心中的天真,是个严峻的大问题。他们只要有一丝犹豫,不往死里下手,就可能被贼伙反杀。

    再则是,他们是守护方,要保护手无缚鸡之力的同伴,这对爱德华而言,无疑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安迪等人自保都难,谈何去保护其他人?

    可是,爱德华等人不死守也不行,一旦敌人突破圆阵,抓人质要挟大家,那更是毫无胜算。

    其实,爱德华早就意识到,分头逃跑才是当下最明智的对策,可惜他没有勇气对孩子们下达如此残酷的命令。

    如今爱德华只能将希望寄予敌人身上,希望敌人能开出个合理的条件,然后放他们一马。

    因此,爱德华主动承认自己是竞技场的教官,尝试与阿拉特贼团的领队谈判,探一探对方的意图。

    总的来说,贼团的领队愿意与他交流,就是一件好事,这比什么都不谈,直接动手杀人,要好很多。

    爱德华不由心想,如果贼团的目标,是周兴云一行人,那他只能弃车保帅,提前对周兴云等人说声对不起了。这不能怪他们见死不救,而是他们自身难保,只能舍弃外人……

    “如果你愿意把自己的人头提过来,我就告诉你们阿拉特兵团到此一游的目的。”贼团领队蔑视的看了爱德华一眼,不轻不重的嘲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找你谈话是讲条件吧?”

    “不然你们想怎么样?”爱德华有点迷茫,贼团领队停止进攻,主动找他搭话,不是谈判是什么?

    “当然是为了劝降,这是我对你们的慈悲。”贼团领队哈哈的大笑起来,环视着安迪、玛丽、周兴云等人,并对爱德华说道:“他们和你这个退役的老废物不一样,都是前途光明的年轻人,现在死了不觉得可惜吗?只要你们投降,我可以保证你们性命无忧,虽然日子会难过一些,后半生大概只能做奴隶,但至少能活下来。当然,你是个例外,我们不需要浪费粮食,却又卖不了几个钱的老废物。”

    “闭上你的臭嘴!我们绝不会投降!”凯恩横眉瞪眼,怒气汹汹朝对方呼喝,他无法想象自家小妹沦为奴隶后,会遭遇怎样的对待。

    亦或者说,正因为凯恩知道被强盗抓去当奴隶有多凄惨,他才宁死不屈,不会向贼团投降。

    周兴云听塞露维妮娅谈论过,西方大陆的奴隶制非常残酷,为奴就跟家畜一样,会被视作肮脏的、恶心的下等贱民。

    虽说中原也有奴隶,但他们的处境相对平和,倾国倾城的旬萱姐姐,从名义上而言,就是周兴云的女奴。

    可能是受到儒家思想的效应,中原百姓讲究

    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即便对待家中奴仆,也会相对温和。

    至少在明面上,大部分达官贵人都不会以虐待奴隶为荣,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虐待奴隶,因为那么做有失颜面,会让外人觉得你没有气量与风度,不是君子所为。

    西方大陆则不一样,贵族对待奴隶的态度,只能用残暴来形容。甚至经常有贵族子弟,攀比和炫耀自己虐待奴隶的手法,亦或者让奴隶们在竞技场死斗,作为表演从而取悦大众。

    五腾灵蛇宫的恒玉,乃惨无人道的十恶之徒,他喜欢将漂亮的女子制作成玩偶,满足自己的私欲,如此泯灭人性的行为,可谓人神共愤、天理不容。但在西方的大贵族家里,这是习以为常的一种常态,贵族们甚至会在私底下进行展览、拍卖,炫耀自己的佳作。

    “你们不要把我的善意当做狗肺行吗?我诚心诚意的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应该好好感谢一下那边的几位美人儿。要不是看在她们几位的份上,我们才不会跟你们客气。毕竟刀剑无眼,真打起来,划伤了她们可不好办。”

    贼团领队说话很直白,他们劝降的目的,只是为了避免损伤美人。

    因为旬萱、维夙遥一众女子真是美到令人叹为观止,贼团领队不希望她们受伤。不希望在如此美丽的女人身上,留下创伤痕迹,简直是暴殄天物。

    再则是,要是在她们身上留下伤疤,会使其作为奴隶的价格下跌。

    虽说贼团领队认为,首领绝不会舍得卖掉这等优质的女奴,但……能将她们完好无损的带回去,总比弄伤她们再带回去更好。

    就算对方不投降,贼团领队也希望这几位美人不要拼死挣扎,否则不小心毁了容,损失就大了。

    “放屁!”安迪怒不可歇的喝骂,此时他又急又气,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很想冲上去与贼匪拼命,可惜有他必须保护的人,所以他只能听爱德华的话,好好地维持圆阵,警惕着前方的匪徒们。

    周兴云要是知道,安迪一心想要保护身后维夙遥,肯定会啼笑皆非的对他说,我家夙遥比我还强,这群贼匪全部加起来都不是她敌手,小兄弟你先护好自己吧。

    “我们要出手吗?”维夙遥凝声成线,偷偷与周兴云等人交流。

    “你觉得他们打得过贼匪吗?”周兴云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出手是必须出手的,不出手的话,安迪他们就死定了。只不过,我们可以低调一点,不让他们发现我们出手了。”

    “咧,你知道低调两字怎么写吗?”莫念夕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用肩膀碰了碰周兴云胳膊。

    “你几个意思?信不过我吗?等会看我表演!”周兴云故作生气的瞪了莫念夕一眼,暗道以前他的行事作风,确实有些嚣张和狂妄,什么拳打古今、天下一绝,都是他口嗨喊出来的标语。

    周兴云原以为这屁话,江湖人听了绝不会信,谁知道……这群傻逼真就把他举高高,拱成了天下三仪,让他没法在江湖上低调行事。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西方大陆没人知道他是谁,所以周兴云又可以愉快的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