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狱边缘 > 第二百二十章:余要你灭亡
    一辆马车在表面附有薄薄冰层的界碑前停下。

    这里是贝格烈帝国南部的边界地带,由于气候过于严酷,而且南部再无接壤的国家,皇帝并没有下令让很多士兵前来看守这大陆与【冻砂荒原】间长达几十公里的陆地边界。

    据距离这里最近的罗克郡城临时郡守的所知,这里几十公里虽设有相等公里数的界碑,但是派来驻守的士兵连界碑的数量都没有。而且常常是每个月才会巡逻一次。因为在每个月下一批士兵交班前,巡逻过一次的士兵都不想再巡逻第二遍了。

    而现在刚好就是新来的戍边士兵巡逻过后的半月,只要不出意外就不可能被抓到。

    官远无视【冻砂荒原】的界碑,直接驱使马车开往这片荒原的深处。

    这里除了外围地带还可能长着一点耐冻的草本植物外,几乎就全部是被冻土覆盖。再往深处走,传说雪地可以直接将整个人淹没。

    这次是过来逃难的,并不是来冒险的。所以官远打算在快要进入永久冻土层之前的那块地方找一个小山洞藏起来。

    马车拉着足以他在这个荒原活上几个月的物资,带有可以抵御严寒的衣物和一些取暖设备。不过用来拉车的马可能就要在这段时间受一点苦,吃吃味道不可能好到哪儿去的野草,最多在山洞里过一下暖和的日子吧。

    毕竟跑进来这么远,到时候想要出去的话还是需要马匹的力量。

    心里这样盘算着,官远在理想的地点兜兜转转,想要找一个最佳地点进行隐居。

    顺带一提,为了防止在进入荒原后被大魔法师转世或是六翼的人跟踪,官远特意在马车后面安装了一个装置,可以将车轮在冻土和雪地上留下的痕迹抹平。虽说还是会有些痕迹,但最多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完全消失吧。

    哼,于东水、六翼、还有那米尔恩侯爵!

    官远无时无刻不在心里咒骂这些令他前程尽毁的人,想要在这段时间后对他们逐一进行报复。

    【冻砂荒原】到时候往最东方的方向出去,再走几十公里就可以到达一座小型港口城市。只要在那里混入一艘商船抵达西方世界才算彻底的自由。

    到那时······哈哈哈哈,到那时我一定可以大放异彩,成为那些野蛮人的王!征服其他国家,扫荡所有亚人!到那时,锐斯联盟都要向我低头,贝格烈帝国即使再怎么哀求我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官远一想到这件事就会近乎疯狂,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寻找一个合适的山洞。

    咦?为什么忽然感觉风雪加大了?

    在这【冻砂荒原】内,虽然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冻土雪地覆盖导致看不出什么地势起伏,可在外围还是可以碰运气发现几个山洞的。

    这是一些赏金猎人在追杀过程中得到的经验。可问题是现在都快一个时辰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山洞。

    以至于官远将内心中的标准都下调,只要是一个可以躲避风雪的地方就可以了。

    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不但还是在这白茫茫的一片中迷失,连风雪都隐隐有加大的趋势,令他的视线范围变得越来越狭窄。

    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在他的心中升起。

    难道还没开始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马车的前行也在这愈演愈烈的风雪中变得艰难,有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天色开始渐渐变暗。

    可在这光线几乎完全被风雪遮蔽的环境中,一点点的暗似乎也影响不了什么。

    但这也意味着一天的时间即将结束,今晚很有可能就要在外面度过。

    如果仅仅是在外面露宿的话,那倒没什么大问题。因为官远很谨慎地在马车后带了一点火把、篝火和打火石等材料。

    再加上几斤重的棉被,在外面度过一晚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绝望的是如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是找不到山洞之类的地方,那就真可能会交代在这里。

    而且在这【冻砂荒原】,还有一个令所有人都谈之色变的传说。

    【天魔失坠】的寒冷之地,有时会在夜里听见天魔陨落后的怨气化作的低吼,和像是要发生地震般的催动。

    传说只要是听到天魔低吼的人,十有八九都会被这怨气缠身,身体明明没有一点伤痕却变得虚弱不堪,甚至还有当场死亡的风险。

    当然,那是深入【冻砂荒原】之后可能遇见的事,不过迷失方向的官远现在也拿不准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在何地了。

    “该死该死该死!”一定要从这个鬼地方走出去!“

    官远忍不住大吼:“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我一定不能死!”

    这次【冻砂荒原】之行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已经变成一股死亡的阴霾笼罩在他的心中。

    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官远几乎要陷入癫狂的时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洞口。

    “找到了!”

    惊喜地浑身一颤的官远立刻拿出马鞭,想要尽最快速度前往那可以救他一命的山洞。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这样我就可以在这片该死的荒原里活下来,这样就有机会对他们复仇了!

    官远兴奋地跳下车,快步走入山洞,想要看看这来之不易的避难场所到底怎么样。

    谁料还没走进去,身后的马匹突然发出惊慌失措的嘶叫,随之而来的是马车开动的声音。

    等官远慌不择送地回头时,除了茫茫无边的白雪外,再不见任何事物的影子,仿佛就处在一个空白的世界中。

    “该死!”

    官远意识到唯一的物资储备丢失后,心中涌现出难以名状的打击,像是晴天霹雳般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只有身上可以支撑两天时间的淡水和干粮了。不过如果是水源的话,这里随处都是。想要在食物耗尽后的几天内走出【冻砂荒原】并且找到新的食物虽说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想要在【冻砂荒原】避难的想法在马车走失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无法实现了。

    还好先前谨慎地在自己身上也带了一些粮食,不然现在的自己也只能等死了吧。

    官远安抚了内心后,回头想要走入山洞进入睡眠保持体力,但令他彻底失神的一幕出现了——

    眼前哪儿还有什么山洞?剩下的只有漫天的飞雪和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

    “不!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官远撕心裂肺地嚎叫着,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但除了雪还是雪,眼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得到救赎的山洞,有的只是令人绝望的白雪。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我不能死在这儿!”

    官远此刻就像是被丢进大海的浮游,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轰!轰!

    山崩地裂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同时还可以听见夹杂在其中的低吼。

    天魔的低吼!

    这无疑雪上加霜。

    原本就失去了所有依靠的他在这个时候被无情地剥夺了最后希望。

    想要走出去看上去是不可能的了。

    天魔的低吼即使无法当场夺走他的生命,也会将他的身躯削弱,被诅咒缠身,最后落得个埋尸荒野的下场。

    在摄人心神的声音中,官远双眼失神地跪到在地上,任凭风雪在他的身上拍打,渐渐地在他身上留下一层雪白的外套。

    没希望了,没可能了。这是天要亡我,这是上天在忌惮我。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音量不大,但对于官远来说称得上是石破天惊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可不是天要亡你,而是余要你灭亡。”

    原本不受控制的身躯猛烈地颤抖,将身上的雪全部抖落,再度站了起来。

    “是谁!你是谁!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你还不知道余是谁吗?难道你还不知道如今发生的一切是为什么吗?难道到现在为止你都没有为自己犯下的罪恶祈祷过救赎吗?”

    暴雪竟在这一刻渐渐被压了下去,视线在那一刻变得开阔,他可以清晰的看见慢慢飘落雪花的世界中,还站着一位身披黑袍的人。

    那人时如此的具有压迫感,是如此地带有危险性。

    仅仅是与其对视就能感觉到对方丝毫没有遮掩的杀意和无比难受的威压。

    “你是······你是于东水!世界的污秽!大魔法师转世!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一刻,好不容易拿回神志的官远差点就要坠入疯狂的深渊,因为他认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那个以杀死自己为目标来到罗克郡城,并造成现在的自己被迫流落到这【冻砂荒原】的罪魁祸首。

    “为何不能是余?难道在背后为余做了这么多事的你,还害怕见到余不成?”

    黑袍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动作,但官远却感觉二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仿佛只要于东水随便一下就能击杀站在十米开外的自己。

    “我当然怕你!你可是世界的污秽,你可是在罗克郡城掀起腥风血雨的人啊!”官远发出嘶吼:“不仅仅是我怕你,罗克郡城的所有人、贝格烈帝国所有的子民、这个世界上的人类,都怕你,都害怕见到简直就是不详化身的你!大魔法师转世,你这一世都别想翻身!”

    反正这已经是一步死棋了,倒不如临死之前再恶心大魔法师转世一波,最好激怒他,让他知道自己就是那个被全世界唾弃的存在!

    哪料兜帽之下的于东水似乎并没有生气,唯一可以看见的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笑意。

    “如果这就是你的遗言,余确实是没看错你。”

    大魔法师转世只是抬起一只手,风暴便再度降临。

    就是那令官远在【冻砂荒原】中迷失,在生命中丢失最后一缕希望的暴风雪。

    黑袍人再度从视野中消失,留下官远孤零零一人不堪重负地跪在地上。

    “无论你如何哀求,无论你如何祷告,余的愤怒都会如期降临在你身上。这里便是你的终点,这儿就是断绝你一切的终焉之地。”

    “余将在此将你的肉体杀死,将你的信仰蹂躏,将你的精神坠入无尽的折磨中!以此,来平息余的愤怒!”

    官远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此刻他的身躯已经被无边无际的暴雪吞没,如同一尊冰雕般,双眼失神地跪在那儿。

    但,这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