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兵器公主 > 8.6 圣堂
    他们在训练,我需要和嘉文老师在安静的地方,梳理一下。

    这世界框架不大。

    南上苍北肃正,互为敌手。

    其余的能数得上的也不多。

    天罚,龙组,世界树,逆羚。

    ……

    一般的小势力不敢在上苍院头上动土。

    所以我想知道一下,为什么你们卡斯兰品牌的服装上,会有讯息发射器?

    我并没有怀疑你们世界树。只是,你们是不是惹上什么事了?

    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忙。

    ……

    嘉文老师,有话请讲。

    光拍手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

    他很幽雅大方,一头金发风情万种。

    他在轻轻恭维:“果然思路明晰。”

    多谢。

    ……

    他继续:“不愧是天罚的教主。”

    哦?

    如果你想引起我注意的话,你成功了。

    只是,我什么时候成了恐怖组织头目?

    教主,不是主教。

    天罚的主教级有十三个,但教主只有一个。

    他反问:“你觉得,你像是一个工读生?”

    不像。

    但我设定是这样。

    我每周都要去巴别塔检查。目前为止,还算正常。

    他们设定了我的各个方面。包括性格。

    我很想改回来。

    像阿宁那样就好,优雅温馨。

    我觉得现在有点啰嗦。不大好。

    嘉文的声音压低:“他们把一只老虎养得还不错。”

    嗯,挺肥的。

    `

    他打开了世界树的系统。

    一个树形图。

    在时空大聚合之前,这里有一个先进到无法理解的文明。

    大灾难以后,一部分人活了下来。

    他们憎恨外来者,认为如果惩戒杀光了现在的居民,就可以回到以前。重新建立以前的文明。

    他们的宗教,被称为天罚。

    ……

    天罚七柱,称为使徒。

    冰炎,形意兽时空。

    每个都具有超乎寻常的能力。

    `

    世界树系统,是复仇组织。

    核心纲领是猎杀使徒计划。

    刚开始所有的成员几乎都有亲人死于使徒制造的恐怖袭击。

    他们一个个对使徒恨之入骨。

    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反抗,去消灭。

    ……

    哦,有这事?

    后来,怎么会变成北方豪绅的耳目?

    他笑了下:“因为资金。”

    好吧,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戴家与北方小世家为了对抗北方军统肃正,需要有自己的人脉。

    用资金。

    感觉嘉文老师挺实在的。资金两个字,用得极好。

    为了对抗使徒,世界树也需要戴家的人和钱。

    所以他们团结得很好。

    ……

    天罚七柱,为祸世间。

    人人得而诛之。

    他说得很直接:“你是第三使徒。”

    好像是。

    形之使徒,具有化形的能力。

    目前,无论是南北朝的科技,都无法复制这个化形的能力。甚至研究不透。

    所以,才用了一个奇怪的办法,让她觉得自己只是个学生。

    天天打工,忙来忙去。

    `

    我们两个离得有点近。

    两个人都在笑。

    挺甜的。

    他正经了一点:“我们现在有个构想。”

    哦?愿闻其详。

    你吊我胃口没有意义的,讲。

    ……

    这个构想就是,谍中谍。

    西域的炎之圣女达摩克丽丝,来过这个学校。

    我点了下头:“高兴姐。”

    他的声音还很平静:“她是第二使徒的直系。”

    不见得吧。

    她只是偶尔碰巧是把火焰刀。

    ……

    意之圣女,奥兰菲儿,至今还留在这里。

    这是巧合吗?

    不是。

    那个装疯卖傻的形之使徒被人尊为代主,每逢祭典都被群臣朝拜。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更在私下里蓄养死士,组建桃园。

    ……

    各个迹象表明,唐家与天罚关系密切。

    我们大胆猜测,这个形之使徒就是天罚教主。

    她正在扮猪吃虎,暗中执掌整个天下。

    `

    别。

    等等。

    我要被你吹飞了。

    照你这样说,我简直是再世诸葛,神机妙算啊。

    我在浮空屏幕反光里,能看到自己脸上大大的囧字。

    所以,他这次过来是舍生取义,深入虎穴。

    令人敬佩。

    世界树现在的计划是,给她插入记忆芯片。

    新旧记忆覆盖下,她一定会露出马脚。

    ……

    他问:“我给你了很多东西。看过以后感觉如何?”

    让你失望了。

    我还没看呢。

    是你要塞给我的。我并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

    他失笑:“那你一定不是女人。”

    我说,你对女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误解?

    `

    说够了吗?

    来而不往非礼也,该我了吧。

    ……

    那么,圣堂的大统领,我一直搞不懂的就是,你们和肃正之间的怨恨那么深吗?

    奥丁飞船直属后代,罗兰皇帝的近卫。

    世界树只是圣堂在外的情报分支。将计就计而已。

    ……

    你们做事,恕我不懂啊。

    解释一下呗。

    ……

    于是,我们两个又在看着,笑。

    他并没有否认:“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外貌,黄金枪,白翼。

    特征也过于明显了。

    你们平时把装逼两个字诠释到世人皆知。生怕别人不知道。

    我那么打趣你,你不觉得我有点过分了吗?

    他问:“代主现在,是要叫侍卫?”

    不用。

    我到底是使徒,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可以把你按在地上摩擦得像是个洗衣板。物理意义上的。

    要试下吗?

    他举手:“我投降。”

    `

    其实,有一点我大约知道。

    并不是我发现了他,而是,他在故意显示给我看。

    他用尽自己的全力展示自己是圣堂产品。

    白翼黄金枪,过于明显。

    只是,我却没有很大兴趣。只是觉得好玩。

    那么,嘉文主教。我们现在要不要开诚布公一点?

    ……

    其实我挺佩服他的。

    一个圣堂的银剑统领,敢深入上苍的腹地。

    胆气令人赞赏。

    我想先拟定一个报告,以后严刑拷打他的时候,不要打脸。

    `

    我坦白一下。

    至于我是不是天罚的教主,应该不是。绝对不是。

    虽然我是天罚使徒,又精通天罚的绝密言灵禁术,而且天罚的人们对我都还满客气的,但我是个好的工读生。

    咦?

    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啊。笑。

    ……

    你们世界树的对我研究得很透。

    应该比我自己知道得还要多。

    毕竟,我是机器人。只能记得自己应该记得的。

    不应该记得的,全部会被删除。

    ……

    既然你跟我坦荡荡,那我也应该讲点事实。

    中原是唐家地界,自己在自己地面上搞恐怖爆破,图什么?

    与天罚有密切关系的,是龙组。

    我有证据。

    栖霞镇的袭击,方家宗主亲自在场。

    屏幕上的这个,是当时第三广场的资料。

    还有,我现在传输给你的,是我这里所知的,方家与天罚之间联系的资料。

    所有的。

    我正在共享上苍的一些秘密资料给你。

    会不会感激我?

    ……

    他略略后退:“代主?”

    你既然称我为代主,就应该知道,有的事情我可以代行公主权。

    比方说,我欣赏你,所以可以对你讲出我知道的一切。不会隐瞒。

    不要问我为什么。

    有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另外,这些是天罚近几年来的袭击地点。

    所有的。

    我在空中展开一个半透明的世界地图,上面开始闪动着一些红点。有的大,有的小。大小代表了袭击的烈度。

    嘉文老师,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他在一直盯着,半天说出一句:“中原。”

    对。

    全部集中在南岸唐家,北岸戴家的领地。

    ……

    你觉得会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