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满级大佬拿了祸水剧本 > 妹妹她招蜂引蝶(25)
    江姒觉得封镜的戏份太多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海王,她是时候该和这个狗子说拜拜,然后去找下一个了。

    江姒掰着手指头算着。

    还有个攻略对象是谁来着……叫,叫什么池许?

    系统适时地提醒:[就是前些天他牵的一条哈士奇还扑你身上那个。]

    江姒:“想起来了,戴帽子的那个帅哥。”

    江姒:“系统,我相信你还是爱我的。”

    系统:[……说人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江姒笑眯眯:“不然你给我找的攻略对象怎么都是帅哥呢,要知道要是攻略对象长得丑,要我去攻略,你想都别想。”

    …

    另一边的江星时回家之后。

    因为今天刚刚打完球,他洗了个澡又洗了个头,头发吹了个半干,漆黑发稍的尾部还有些许的水珠滴下来,顺着他线条漂亮的下巴滑落,因为肤色白,江星时这丧里丧气的小模样像极了现在很多女生喜欢的肤白小奶狗。

    见他这死样子,江母顺口问了一句。

    “怎么了,一回家就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谁给你气受了?”

    江星时边拿了茶几上的一个橘子剥着吃,边垂头,瓮声瓮气道。

    “我今天碰到江姒了,在湖心公园那。”

    江母啊了一声,“你碰到她了呀,那姒姒看起来怎么样,她是心情不好吗,怎么一个人跑到那里去。你们搭话了没,你也真是的,都不把你姐姐叫回来吃个饭!”

    江母是个温柔好脾气的女人,她和丈夫一样是大学教授,带着个眼镜,模样很知性,又满满的书卷气。

    说起江姒,她不自觉地话多了。

    江星时泼她冷水,小声嘀咕着:“人家可不见得乐意来……”

    江母:“你说什么?”

    江星时哼哼唧唧了两声不说话了。

    江母神色担忧,心里话一下就出口了:“听她顾妈妈说,姒姒这段时间都住她顾家大哥那,听说她前些日子还离家出走了,那孩子和我不亲近,我都不敢去找她……”

    江星时重点抓得很准确。

    “她住在哪?顾沉钧那?”

    江星时记得她那个大哥好像就叫什么顾沉钧。

    他眉毛一下子拧了起来:“他们又不是亲兄妹,住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男女有别!”

    “而且不是说她和她那个大哥关系不怎么样嘛,他们怎么又住一起去了?”

    江母被江星时这么一来都闹得有点懵。

    “……呃,这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江星时冷笑,“怎么没关系,还有她还离家出走?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她不愿意住在顾家那就住我们这儿来嘛!”

    江星时回想起白天的时候看见江姒的情景。

    少女白裙黑发,纤弱美丽的模样,当时大街上十个路过的八个眼珠子都黏在她身上。

    江星时暗暗咬牙。

    看看看,看他不把他们眼珠子挖出来!

    少年跟个炸毛了的猫似的,一双茶色的猫瞳漂亮剔透,这时候里面满满的戾气。

    江母拍了下江星时的肩膀。

    “妈妈还一直以为你不喜欢姒姒呢,没想到你这个做弟弟的还是关心她的。”

    江星时错愣地眨下眼睛。

    不可思议道:“我什么时候讨厌她了??”

    江星时一副自己清白被污的跳脚样子。

    江母:“那不是你每次见姒姒都板着张脸,跟人家欠你钱似的。眼睛还直勾勾恶狠狠地盯着她,我当时生怕你不懂事把她从家里赶出去,我都拿好鸡毛掸子准备揍你了。”

    江星时拧眉毛:“胡说,那明明我对她关注的样子!”

    江母:“……?”

    她这个儿子是不是对一些认知存在误差?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钢铁直男。

    江星时冷不丁站起来,“不行,我要去找她,她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住在外面不安全。”

    他拿了外套刚要走,转头问江母:“妈,顾沉钧住哪儿?”

    江母眼疾手快把他扯回来。

    “你一个小孩子管这么多做什么。”

    “就算要找姒姒,那也还是我去找她,你去像什么话,你现在该回房间去复习功课才对!”

    江星时磨磨牙。

    未成年是他永远的痛。

    他恨。

    …

    要说池许自从那天在小区遛弯儿遇到过江姒后。

    他已经牵着他家哈士奇在小区逛了好几天了,可以再没有一次遇到过江姒。

    这让池许感到些许失望。

    再一次后悔上次没有鼓起勇气问江姒要微信。

    连带着他家哈士奇的狗头都被多揍了几次。

    哈士奇:你才是狗。

    …

    今天池许照常牵着狗出去逛的时候,他碰到江姒了,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背影,但已经足够让他感到惊喜。

    因为手里牵着的哈士奇不知道为啥突然发疯起来,挣脱了缰绳就往外蹿。

    因为怕自己狗乱蹿伤到人,池许不得不朝着那狗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样一来,池许没能追上江姒。

    “……”

    他想打爆自家哈士奇的狗头。

    池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江姒走进一栋楼里,自己却只能苦逼地去追狗,而不是上去搭讪,但池许惊喜地发现他们住一栋楼。

    缘分。

    这样一来范围缩小了好多。

    他大不了就一家一家地敲门去搭讪。

    这么想着,池许白净的脸蛋上抿出两个酒窝来。

    …

    江姒是去顾沉钧住处的。

    因为顾沉钧和她说她有东西落在那里,让她过去收拾走。

    确实,当初江姒走得匆忙,只带走了点自己的衣服什么的,确实剩了很多在顾沉钧那。

    所以她这第二天就来了。

    赶快收拾东西走了,好彻底结束。

    江姒想得很美。

    …

    等池许找到了狗把它牵回家拴好,再试探着在上下几层楼打探一下江姒的情况,他先和对门邻居家的阿婆打探,那阿婆是个喜欢八卦的,一般来说楼里面今天这家夫妻拌了嘴那家吵了架她都知道。

    可能是老天都在帮他。

    池许发现江姒就住在他家楼上。

    他刚没高兴完,转眼看到的一幕让他心都碎了。

    他看到自己魂牵梦萦了好几天的姑娘被别的男人捧着脸摁在门上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