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本次事件存活数为1人 > 第三百三十章 最接近死亡的【为我入地狱时大佬加更1/6】
    “嗯有些地方填写格式有问题,我额外加了张纸注释了一下,希望下次提交的时候可以一并修改。”

    “啊,我明白了。”

    “那么这里就先告辞了。”

    南宫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直到这个时候,董丽才长舒一口气:“哈......”

    但突然,南宫转身又进入了办公室看向萧涵:“对了,今天如果有空的话,来学生会办公室来找我吧,萧涵,有东西想给你看一下呢。”

    “好.....”萧涵目送着南宫走出了办公室。

    “嗯,头疼啊,简思明的资料该怎么处理呢?”

    “对了,南宫和学生会有什么关系吗?”萧涵看着周围没有人,趁机问道。

    “你是在开玩笑吗?南宫她可是学生会主席啊,现在她已经拿到了保送名额,说是班里最耀眼的学生也不为过。”董丽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嗯,头疼啊,简思明资料注销需要家长签字,萧涵可以请你周六陪我去一趟简思明家吗?”

    “诶?”

    “一方面是为了注销简思明的资料,另一方面也是去安抚简思明家人的情绪。”

    “好。”

    那天如果他察觉到了简思明的不对劲,或许就能阻止一切发生。

    怀着这种愧疚之心的萧涵,真的能安抚到简思明家人的情绪吗?

    “那这个先交给你保管了。”

    董莉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放在了他的手上,是那本贫困生资料册。

    “这件事并不是你的错,萧涵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心怀愧疚的话就帮我保管这本资料册吧,上面的重量变沉了,会忘记心中的负担也说不定。”

    奇怪的歪理。

    “你就帮我保管一下嘛!靠谱的班长同学,毕竟刚才不是南宫同学告诉我,我还以为把它弄丢了呢。”董丽顿了顿,“话说回来,虽然我觉得有些怕怕的,但萧涵同学呢,你认为南宫同学是一个怎样的人?”

    “有点优秀的让人害怕了吧。”

    其实在这里萧涵耍了个小心计,看董丽的样子,完全就是在惧怕南宫,不如顺着她说,应该能套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对吧,你也这么想吧!”

    不知道为什么,董老师的脸上露出了孩子气式的天真笑容,如果有过于优秀的人在身边,压力确实会很大的,而且还是学生。

    来到走廊,发现于凡正站在办公室附近。

    “啊!”

    看到萧涵走出来,他吓了一下跳。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是在偷听吗?”

    “哎呀,不是啦,正好路过而已。”

    因为警察的询问是按照学号的顺序进行的,所以萧涵比于凡更快结束,才来到了办公室这里。

    看样子他那边已经结束了。

    “对了,你觉得今天发现的尸体是简思明的吗?”

    “不确定,比起这个这件事还是不要在学校里讨论的好,因为在学校里会引起恐慌。”

    “喂!你难道一点都不关心吗?”

    隐约觉得于凡的样子有些反常,他是怎么了吗?

    “就算关心也改变不了什么吧,我不是警察,也不是侦探。”

    “怎么这样,这也太无情了吧。”

    诶?

    于凡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有人死掉了啊,而且可能是同班同学啊,你每次都是这样,这样有什么用啊?”

    “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副指指点点的样子,真让人难以接受,算了,还是直接走开的比较好,免得被他这条疯狗咬上。

    自己又不是什么侦探,又不是什么警察,至少在这次案件扮演中,他只是个学生,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难道班长就非得要关心所有人吗?那还顾得上自己吗?

    放学之后,萧涵来到了学生会办公室,被成员告知南宫正在办公室外的花坛浇花。

    “你好慢啊,萧涵,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抱歉,路上出了点事情。”

    “女生正在生气的时候,用一句抱歉是哄不好的哦。”

    这家伙怎么回事?

    “所以你是生气了吗?”

    “现在还没有啊。”

    那就tmd别给我抱怨啊。

    萧涵冷静了一下,没有把这句粗话说出口。

    “这些花是你种的吗?”

    他看一下花坛里的红色花丛,很多花瓣呈放射状展开,感觉很独特。

    “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在学校里我只看到这里有过这种花,还挺好看的。”

    “喜欢吗?”

    “说不上喜欢。”

    “这个叫做彼岸花,彼岸这个词是根据佛教中的一种概念音译来的,梵语读作paramita,《大智度论》中曾经写道,彼以生死为此岸,涅槃为彼岸。至于说这个花为什么被称作彼岸花,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它是有毒的,误食的话就会不小心到彼岸了,萧涵可不要吃哦。”

    谁他妈会吃这种东西?

    “也有它在盛开的时候是在地狱这种的说法,萧涵你相信哪一个呢?”

    啊。

    “说起来你前天看病的时候,是不是在我的床边的瓶子里插了这个花?”

    原来寓意是这么差的花啊。

    “哎呀,你这不是记忆力很好吗?”

    “你说想给我看的东西就是这个吗?”

    彼岸花有什么寓意吗?除了死亡。

    南宫在这里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种东西?

    “萧涵,来讨论一下死亡吧。”

    原来如此,地点选在彼岸花前,还真是应景啊。

    “死亡这件事情呢,并不是事物的终结,而是生的另一面,简思明呢,在做舞女的兼职呢?”

    “你也知道吗?”

    “嗯,学生会会长可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你知道吗?性其实是最接近死亡的。”

    嗯?这和简思明跟自己说的不一样啊。

    “但是简思明和我说,葬礼代表着死,这个表演代表着生。”

    “性行为和死亡很接近,因为合二为一也属于一种消失,简思明本人就是借由这样的行为达成自身概念的消亡。”

    太抽象了。

    “萧涵,你知道琵琶鱼吗?琵琶鱼在交配后,雌性和雄性就会融为一体哦,物理上的意义。”

    雌雄同体?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只是希望你不用太自责。”

    萧涵沉默了,突然一惊,从背后的草丛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等等,是谁?